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曲春林的博客

http://qcl.sh1122.com/

 
 
 

日志

 
 
关于我

曲春林,男,1967年生于河南省林州。本科毕业。曾为河南省青年联合会第九、第十届委员,河南省青年联合会文化艺术体育界别委员会副主任,河南省青年美术家协会主席、兼中国山水画艺委会主任,现为河南省书画院特聘画家,河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南省花鸟画研究会常务理事,安阳市美协副秘书长,中原文化艺术学院副教授。(参见http://qcl.sh1122.com/)电话0372-2909853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2011-10-06 18:42:38|  分类: 现代书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唐勇力艺术特色:  

    身为具有代表性的工笔任务画家,唐勇力在回溯传统的同时对这一画种进行了深入的思考,作为画家,他很少将其思考宣之于口,但从他近年的画作中,我们或可以略窥一二。面对唐勇力的画作,我们可以明确的感到,笔管仿照了唐代任人物造型与色彩,他的画与唐画之间的变动之外,这种差异感最主要是由于唐勇力画中的那种被强调了的写意因素—这也正是他对传统工笔人物所作的一项重要的改造。
  传统的工笔人物画只能在轮廓线的内部平涂、渲染,但唐勇力却多采取内外皆染的方法,轮廓线在许多地方被淹没在一片墨氤氲之中,人物与背景之间、人物和衣饰的各部分之间的边界由清晰变的朦胧起来,一切都被自然的融入如烟的神秘氛围之中。另外,唐勇力在任务面部及身体各部分的皴染中也这适当的把握了虚、实关系。而在传统的工笔画中,一切都必须被工整的刻画出来。对某些细节的虚化处理使整个画面烘托了传统工笔画的那种工艺刻板的匠气,从而变的生动起来。


唐勇力人物工笔画得既有唐风而又非唐画,是唐勇力的一绝 网络收集 编辑/雨浓


唐勇力人物艺术作品欣赏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


【评论】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
  唐勇力,河北唐山人,现为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有人说,把人物工笔画得既有唐风而又非唐画,是唐勇力的一绝。

唐勇力崇尚汉唐气象,他力求笔下的工笔人物画能够在汉唐遗韵中传达出现代风味,为此,他特别对中国传统壁画以及汉朝画像砖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研究,致力于把传统壁画的内容和形式转化为纸上绘画,又从中生发出现代的审美内容。于是,数十年来,唐勇力多次赴永乐宫、西安、麦积山、敦煌等地进行考察。面对古代壁画的遗迹,他更加深切地感受到汉唐那古老而恢弘的气度,恣肆飞扬的壁画、古雅精工的砖画都化成他胸中灵动的灵感,《三诗圣诗意图》《大唐盛世》《敦煌之梦》等一系列作品从他腕底汩汩流出,唐勇力虽然以壁画内容为绘画题材,而他所要表现的并非那个李白、杜甫吟唱的大唐气象,而是那个曾经辉煌的王朝的气韵在当代人心中的审美观照。

应该说在画面中追求装饰性,并非鲜见。但是,像唐勇力这样在画面的装饰性中寻求一种远古与现代对接的审美效果者却的确不多。张渝在《雪尘语画》中就说,唐勇力为了坐实这一效果,采取了所谓的“剥落法”,即“在赭红等底色上厚厚地堆积一层脱胶白粉,然后皴擦,使其某些部分剥落,某些部分与底色融合”。由于唐勇力的这一手法几近炉火纯青,使他的工笔人物画在当代画坛独树一帜。

唐勇力还醉心于汉魏隋唐诗歌,这一时期诗歌的充沛风骨成为唐勇力创作的又一源泉。比如,品读《木兰辞》,唐勇力为诗中恣肆洋溢的汉唐雄风所鼓舞,为木兰昂扬乐观的性格所感染,他仿佛看到了马踏飞燕雕刻中的宝马雄姿,他仿佛看到了汉朝画像砖中的构图……流畅劲健的线条开始从他笔下画出,飒爽英姿的木兰开始跃然纸上,积十个月之功,一幅幅画作连缀成了木兰从军的传说。此画作早成珍藏,见之颇为不易,而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将其制作为明信片,并为每一幅画配上了《木兰辞》中的诗句,拉开这一折叠式明信片一一品读过去,实在也不亚于观赏原作,这可以让如今的青少年于读诗品画之际,领略到《木兰辞》的风骨,体味到唐勇力画作的气韵。在强调动漫原创作品民族化的今天,唐勇力独树一帜的画风,不无借鉴作用。

作者:一彰 


唐勇力艺术简介:

力追唐风 濯古来新--唐勇力艺术[图] - 石墨閣藝術長廊 - 石墨閣藝術長廊--雨濃的博客唐勇力:1951年出生,中国当代具有代表性的工笔画家,兼长写意画家,1985年考入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研究生,毕业后留系任教。曾任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系人物画教研室主任,中国画系副主任、院学位委员会委员,硕士研究生导师、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1999年12月调入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任教,现为国画系副主任。作品曾参加第五、六、七、八、九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并多次获奖。出版有《唐勇力工笔人物画创作赏析》、《唐勇力的画》、《唐勇力客课稿》、《工笔人体艺术》、《唐勇力工笔人物画》、《世纪之交中国著名国画家—唐勇力》、《唐勇力工笔人物画的写意性》、《中国画家丛书—唐勇力》等十余种。
  身为具有代表性的工笔任务画家,唐勇力在回溯传统的同时对这一画种进行了深入的思考,作为画家,他很少将其思考宣之于口,但从他近年的画作中,我们或可以略窥一二。面对唐勇力的画作,我们可以明确的感到,笔管仿照了唐代任人物造型与色彩,他的画与唐画之间的变动之外,这种差异感最主要是由于唐勇力画中的那种被强调了的写意因素—这也正是他对传统工笔人物所作的一项重要的改造。
  传统的工笔人物画只能在轮廓线的内部平涂、渲染,但唐勇力却多采取内外皆染的方法,轮廓线在许多地方被淹没在一片墨氤氲之中,人物与背景之间、人物和衣饰的各部分之间的边界由清晰变的朦胧起来,一切都被自然的融入如烟的神秘氛围之中。另外,唐勇力在任务面部及身体各部分的皴染中也这适当的把握了虚、实关系。而在传统的工笔画中,一切都必须被工整的刻画出来。对某些细节的虚化处理使整个画面烘托了传统工笔画的那种工艺刻板的匠气,从而变的生动起来。
  事实上,长期以来笼罩在我么头脑中的意笔与工笔之分仅是手法与气味的分野,从更深的层次上说,工笔与意笔一样也在写“意”。只不过它们挥写时所依赖的程式不同罢了。顾恺之画裴揩4,在其头上添了三毫,使得其形象“神明珠胜”,可谓中国古代人物画家追求和表现对象本身之内在意储的典范。在工笔与意笔的简单对立中,人们似乎全然忘记另外这些动人故事所以 蕴含着的深意,不但如此,在文人画理论的笼罩下,人们也往往忽视了一个画学史上的重要事实,既最早的绘画理论大都是就任务画而提出的。正是从早期任务画的实践品评中,古人才引发出了“意与象”、“形与神”等诸种对立。最初的写意,最高妙的写意存在与对“目送归鸿”的敏锐把握之中,只是在元代之后,“写意”才成为自由、粗率的代名词。无疑,正是在这种认识的基础上,唐勇力的画才打破了工笔与意笔的传统对立模式,为现代工笔人物画开拓出个异常自由的创作空间。
  在中国上千年的美术活动中,美术的一元和多元的时期都是短暂的。中国文人画是美术一元的产物,它的高度纯熟、完美,也伴随着封闭、保守,难以让人领略丰富、自由;现在我们处于一个多元的时代,我们希望有什么样的美术风貌留于后世呢?但我们一代是无法回答这个问题的。我们的探索还未成熟、完美,大丰富性、多样性是能做到的。我们要以行动去创造多样性色艺术概念,多样性的风格流派,多样性的艺术语言。只要我们做了,就会在中国美术史上留下痕迹。在进入新的世纪的时候,沉着的做法是少提口号,多做实事,平心静气去做画家该做的事,在一种自然状态下,让画家自由选择,积蓄力量,在数量和质量积累到一定程度时,各派都会有大家出现。只有这样,中国美术才能走向未来。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