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曲春林的博客

http://qcl.sh1122.com/

 
 
 

日志

 
 
关于我

曲春林,男,1967年生于河南省林州。本科毕业。曾为河南省青年联合会第九、第十届委员,河南省青年联合会文化艺术体育界别委员会副主任,河南省青年美术家协会主席、兼中国山水画艺委会主任,现为河南省书画院特聘画家,河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南省花鸟画研究会常务理事,安阳市美协副秘书长,中原文化艺术学院副教授。(参见http://qcl.sh1122.com/)电话0372-2909853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刘继卣画集  

2012-01-09 04:04:43|  分类: 现代书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山野村夫《刘继卣画集》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天津市人,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杰出的中国画家。他为天津“八大家”之一的“土城刘家”后裔,自幼受其父著名画家刘奎龄的影响,酷爱绘画,十六岁入天津市立美术馆西画系,系统学习了素描、速写、水彩、油画,并从刘子久学习山水画技法。十八岁开始卖画生活。1947年曾在天津永安饭店举办个人画展。解放初期在文化部艺术局搞创作,后转入人民美术出版社创作组。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北京市工笔人物画研究会副会长,北京市花鸟画研究会副会长。擅长中国画、连环画。作品有组画《武松打虎》,获1956年第六届世界青年联欢节美术作品奖;组画《闹天宫》参加社会主义国家造型艺术展览;国画《金丝猴》、《东北虎》被中国邮票公司采用为纪念邮票发行,1980年同获全国最佳邮票奖。连环画《穷棒子扭转乾坤》、《东郭先生》1963年分别获全国连环画创作评奖绘画一等奖、二等奖。 他临终前抱病创作了巨幅中国画《双狮图》,献给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刘继卣以他高尚的品格、精湛的画艺为祖国艺术宝库增添了宝贵财富。他长于工笔、白描和重彩,后多画写意,融中西画法于一炉。他笔下的人物、动物、花鸟、山水形神兼备,画放严谨,独具特色,在国内外享有盛誉。 

以他的连环画创作看,有古代题材《东郭先生》、《大闹天宫》、《武松打虎》、革命历史题材《鸡毛信》、《王秀鸾》,现代题材《穷棒子扭转乾坤》、《朝阳沟》,童话题材《奇怪的旅行》、《乌鸦与狐狸》等。 

   刘继卣先生技法精湛,依据传统而不拘泥传统,融中西绘画于一体,自成一派。这种画风成为五十年代连环画界仿效的典范。刘先生由于有着深厚的绘画功力,在创作的连环画中,熟练地运用各种线描技法和绘画技巧,来表现不同时期不同题材的作品。 
  《水帘洞》、《武则天》采用多种线描技法融一体,以表现金鸾殿金壁辉煌,人物服饰雍荣华贵(以长线,密线和细线为主)。而表现现实题材的则多采用短线、疏线、粗细结合的线条(指一组线条或一根线条不同的部分),体现出朴实简练的绘画风格。 
                  
  从《穷棒子扭转乾坤》中可以看出朴实简练的绘画及他对人体解剖掌握得如此成熟,表现得游刃有余。而在《东郭先生》中对树木的表现则采用明暗法,增强了立体感。此外他还运用了国画中不同的皴法来表现景物,使其远近关系更为明显,达到了高度的和谐与完美。 
  对于同题材的作品,刘先生在表现手法上也不是千篇一律。工笔画《武松打虎》在着色上明快清秀,《闹天宫》则着色艳丽、凝重,疏密有致。 
  刘先生秉承家学(其父刘奎龄,以擅长画鸟兽而闻名于中国画坛),在描绘连环画中所出现的鸟兽,可谓得心应手,技高一筹。《水帘洞》《筋斗云》中的群猴、虎、鹿、鹤;《东郭先生》中的狼、牛、驴;《鸡毛信》中的羊;《武松打虎》中的老虎。刘先生通过对动物骨骼结构、肌理驰懈、皮毛、班纹等内外形体及生理特征的描绘,展现在人们面前的鸟兽,不仅形神兼备栩栩如生,还赋予鲜明的性格,他笔下的动物不仅是现实生活中真实动物的写照,还经过画家的艺术再创造,赋予了思想感情的拟人化动物形象。 
                  
  在描绘动物上,刘先生还有一手绝技——劈笔丝毛,是由其父刘奎龄独创的一种特殊绘画技法发展而来。《水帘洞》、《筋斗云》中群猴的皮毛,《闹天宫》中孙大圣的面部都采用了这种技法,表现出了细腻入微的质感,令人叫绝 。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刘继卣画集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