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曲春林的博客

http://qcl.sh1122.com/

 
 
 

日志

 
 
关于我

曲春林,男,1967年生于河南省林州。本科毕业。曾为河南省青年联合会第九、第十届委员,河南省青年联合会文化艺术体育界别委员会副主任,河南省青年美术家协会主席、兼中国山水画艺委会主任,现为河南省书画院特聘画家,河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南省花鸟画研究会常务理事,安阳市美协副秘书长,中原文化艺术学院副教授。(参见http://qcl.sh1122.com/)电话0372-2909853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兰亭学”札记  

2012-07-19 05:48:27|  分类: 理论技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萬君超之博客《“兰亭学”札记》

 

“兰亭学“札记 - 萬君超之博客 - 萬君超之博客

 毛万宝著《《兰亭学探要》   安徽教育出版社201112月   319页   42

作者现任浙江绍兴“兰亭书法研究所”副所长   本书收入历年《兰亭序》研究文章20

 

○王羲之本人收藏之《兰亭序》修改稿,后由王氏家族世代秘藏递传,一直传到王羲之七世孙僧智永之手。何延之《兰亭记》云:“此书留付子孙传掌,至七代孙智永。”智永无后嗣,遂将此帖传于弟子辫才。后被唐太宗派萧翼设计赚取献于内府。唐初已有多种摹本和临本传世。而祖本随唐太宗葬入昭陵。史上最早记载《兰亭序》流传经过是唐玄宗时期人何延之《兰亭记》。后被唐末张彦远《法书要录》全文刊录。但《兰亭记》在南宋时被王铚质疑:“此事鄙妄,仅同儿戏。”

○刘标孝《世说新语》注引之《临河序》与《兰亭序》为何文字有异?今人周汝昌《兰亭秋夜录》考证:清人及今人所见《世说新语》,乃南宋之“剪截”、“增损”和“精铲”本,已非南朝梁代时该书原版本。因《兰亭序》帖本文字远早于南宋《世说》刻本文字,故难以南宋刻本而证《兰亭序》之伪。《临河序》当是《兰亭序》之删节本。

○“神龙本”又称“冯承素本”,应是由《兰亭序》祖本“双勾填廓”摹出,堪称诸唐摹本中“下真迹一等”。而其他唐摹本实多为临写本。元人郭天赐在“神龙本”跋语有曰:“此定是唐太宗朝奉榻(搨)书人直弘文馆冯承素等人奉圣旨于《兰亭》真迹上双勾所摹。”但项元汴在购藏之后,有意误读“冯承素等人”五字,遂臆定为冯氏所摹,似欲昂其值也。熊秉明与周汝昌皆认为:“神龙本”应称之为“神龙半印本”。

“兰亭学“札记 - 萬君超之博客 - 萬君超之博客郭天赐跋《兰亭序》局部

 

○《兰亭序》是草稿?是誊正稿?还是最终定稿?今人对此只能进行推测:传世之“神龙本”既非草稿,亦非定稿,而或许是定稿之前某次誊正稿,因此稿书法胜于其他诸稿(包括原草稿和定稿),王羲之遂将之珍秘为家传之宝,而将定稿对外“发布”。除此誊正稿和定稿外,其他之稿皆一一销毁。首先提出此说是祁小春《小议〈兰亭序〉中的改动涂乙现象》一文,颇值得参考。

○《兰亭序》中“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中之“癸丑”二字,是否是后人“就改”(就原有字迹改动;非涂乙式改动)或“后添”?有人(如郭沫若等)曾经怀疑:王羲之写《兰亭序》时,居然会不知“永和九年”之年号干支?以足证此帖之伪疑!毛万宝研究认为:“癸丑”二字是王羲之在誊写时:“稍不留心,思维超前,把“癸丑”二字落下,直接去写“癸丑”后面的“暮春”之“暮”字了。“暮”字写到草字头的第三笔时,他才忽然发现“癸丑”二字漏抄……“就改”出“丑”字,并随之在“丑”字上添加了一个扁扁的“癸”字(见本书70页)。但是,此说有一个视觉上之疑点:如果“癸丑”二字确实属漏抄?那“暮”字应紧随“在”字后面,但为何“在”字与“暮”字之间,会预留有约一字半左右之空余?“丑”字有明显“就改”痕迹,然古今似未见令人信服之解释。

                    “兰亭学“札记 - 萬君超之博客 - 萬君超之博客       “兰亭学“札记 - 萬君超之博客 - 萬君超之博客

     如果“癸丑”确是粗疏漏写,那“暮”字应该紧随“在”字之下。“癸丑”二字是一个“谜案”。

 

○《兰亭序》中两次出现之“揽”字,即“每揽昔人兴感之由”和“后之揽者”两处。究竟是否应该避王羲之曾祖父王览之讳?最早提出此疑是祁小春《〈兰亭序〉“揽”字考》和《〈兰亭序〉的“揽”字与六朝士族的避讳》两文。王汝涛在《论何延之〈兰亭记〉乃信史——附论〈兰亭〉临摹本的变迁》一文中也有论述,简而述之:王羲之将“览”字写作“揽”字,合乎当时避讳之习惯和规则。写“览”为“揽”正是王羲之本人,而非“作伪者”所为。此字涉及古代避讳学,极为繁杂,故在此不予展开详论。

             “兰亭学“札记 - 萬君超之博客 - 萬君超之博客      “兰亭学“札记 - 萬君超之博客 - 萬君超之博客

 

○在历代著录《兰亭序》之释文中,皆将其中“暂得于已,怏然自足”释为“快然自足”。而“怏”字是“盎”字之通假字,“怏然自足”即“盎然自足”。又有学者依据段玉裁关于“怏”字注:“怏然,自大之意。”如就口语而言,“快然自足”在文章中亦通顺。但“怏然自足”是文本语,应该尊重王羲之原稿,不可随意改动。将“怏然自足”改为“快然自足”,疑是浅学手民之误。

                      “兰亭学“札记 - 萬君超之博客 - 萬君超之博客          “兰亭学“札记 - 萬君超之博客 - 萬君超之博客

 

又《兰亭序》中“及所之既惓”之“惓”字,是否为“倦”?周汝昌先生考证:惓字乃“拳拳”之义,亦即“眷”也,而与“倦”之义正相反。“惓”字在《兰亭序》中有眷念不舍之情。虽然《兰亭序》文字并不十分难读,但其中涉及训诂学、字义学和“俗字”学(即《说文》不见之字)。如果望字生义即不免误解或产生歧义。古今之所以有许多关于《兰亭序》伪疑之论,实是“不识字”之故也。

○王羲之当年是在什么状态下写《兰亭序》的?即是在书桌上,还是在几案(低案或凳子)上所写?根据中国家具发展史及近年出土之家具实物,可大致推测,应是席地而坐以低矮几案所写。又推测在书写时,极可能采用“手板裹纸”书写。“手板裹纸”或许是为了方便叠格成行而已。魏晋之纸质硬厚粗糙,如不用“手板裹纸”而直接叠格则容易造成裂痕。此说或可参考陆机《平复帖》之纸质。

○在《兰亭序》摹刻谱系中,定武《兰亭》一系自北宋时即风靡天下,影响远至清代。定武本端庄遒劲之书风,因此被认为是据欧阳询临本摹勒上石。亦符合何延之《兰亭记》中所谓“遒媚劲健,绝代更无”之书风。定武本之所以风靡流行,以致衍生出数百种版本,由此“聚讼”至今未绝。此中不仅仅是传拓技术因素,其另有三大因由:一是“神龙本”摹本系大多已庋藏内府,世间难觅;二是北宋士人在书法审美趣尚上发生变化;三是金石学在北宋已开始发轫。定武本与“神龙本”是《兰亭》谱系中最主要之两大系统。但《兰亭》原无褚临本,所谓“褚临本”,当属明清人之误鉴讹定也。

○称《兰亭序》为“天下第一行书”,究竟始于何时?今人水赉佑认为:“是近现代人根据宋人对《兰亭序》的赞语,随加修改或误传而成。翻阅很多宋人著作,其中称赞《兰亭序》的人很多,但准确无误地说它是‘天下第一行书’这六个字的人,且至今还未找到。”宋人多有称誉《兰亭序》为“行书第一”,而无“天下”二字。(见《“〈兰亭序〉——天下第一行书”考》)元人鲜于枢跋颜真卿《祭侄季明文稿》中,称其为“天下第二行书”。毛万宝认为:“如果鲜于枢从未见过或听过‘天下第一行书’的提法,他怎么会想起称唐代颜真卿《祭侄季明文稿》为‘天下第二行书’呢?”清人沈彩编次《春雨楼书画目》中,元人虞集题《晋索靖〈出师颂〉册》为“古今第一法书”。而称《兰亭序》为“天下第一行书”,或许是元人首次提出?

○一九六五年,郭沫若在康生、陈伯达授意之下,麇集一批学者出于某种政治需要或暗示而对《兰亭序》予以全面否定,认为此帖系智永“依托”。此说其实并无多少新意,实是沿袭清人阮元、李文田、赵之谦等人旧说而已。但此次《兰亭序》真伪论辨中,双方将“兰亭学”研究提升到一个全新之鸟瞰式和现代学术高度,即将考据学、版本学、文字学、哲学、宗教学、伦理学、文学和历史学等诸多学科引入其中。以高二适为代表之肯定派,不畏强权,以笔代戟,肉博枭雄,后人遂将之比拟为书学界之陈寅恪。而启功等人一反以前自己之说,违心附首追随郭氏,留下终生“学术污点”,人品学识,倍受争议,真可悲可叹。然在此次论辨中,“海上帖学三家”——沈尹默、潘伯鹰、白蕉,皆三缄其口,欲言又止。似非不能辨,或是不敢辨也。又当年汪庆正代徐森玉写奉命否定文章,以致“一夜头白”,不堪回首。

○《兰亭序》行书风格,是否与王羲之所处时代书风相符?是否有实物可参考此时代之书风?一九七六年发掘安徽马鞍山东晋时代砖室墓葬;一九七七年发掘安徽亳县曹操宗族墓葬,其中有大量成熟之行书书体志文。亦可以此证明:王羲之《兰亭序》行书风格与当时书风相符相近。郭沫若当年仅以两方出土之东晋墓志(《谢鲲墓志》和《王兴之夫妇墓志》),即推测“东晋初年的三十几年间,书法基本上还是隶书的体段”之说,遂不攻自破。平心而论,郭沫若当年以出土文物来支持自己观点,虽非其首创,但在特定政治背景之下,确有相当之学术意义。

○《兰亭序》乃中国书法史上一个永恒之经典,早在宋代即已形成“兰亭学”,一批学者也将之从鉴赏和临学之层面提高到学术层面。故《兰亭序》之真正价值,不仅仅局限于书法史,而且更体现于学术史。时至今日,关于《兰亭序》真伪之争,已无多少真正之实际意义。但如通过“兰亭学”研究,以及了解《兰亭序》之真伪论辨,对今人之书画史学术研究具有重要之借鉴和参考价值。只可惜此仅是一个唯有极少数人方能涉足之领域,实属“阳春白雪”。但如你此生有机缘涉足其间,登高远望,真别有一番天地在目,亦令人留连忘返也。

————————————————————————————————————

【附注说明】本文中所使用文字图片,除郭天赐题跋外,其他均为“神龙半印本”。见《兰亭图典》(紫禁城出版社20119月)。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